关于一次A/P/H私影的反思。

因为上班,已经好久没私影过了,昨天知道贝贝已经做好阿普大爷的衣服,于是我也想滚去一起私个露普。同时上次私影缺席的路德童鞋也一起去补完照片。
因为路德出汗太厉害,要等汗干了才化妆,于是我和阿普先滚去拍两张。天很热,汗都留的哗哗的,也没什么动力和感觉拍。中途叫了大根去看下路德搞定没有,搞定了就过来。过了一会我们换地方拍,却发现远处大根和路德正在跟一个大叔说些啥。大叔情绪激动,声音很大,动作也有些大。看样子也大概了解了,路德的装束让大叔看不惯了。过了一会大叔走开,大根和路德还是收拾东西,我们看他们似乎要换地方,于是也上去帮忙,问刚刚怎么回事。大根说大叔过来说我们宣扬NC(不是脑残= =+)主意,穿着党卫队的衣服(当然路德的服装其实是国防军的……),还戴铁十字,并痛陈“你们这些年轻人怎么都不知道什么事改宣扬的什么事不该宣扬的”。还扬言要报警。我们提上东西转到拐角,并且叫阿普把他的铁十字拿下来(阿普那个才是精美仿真的,路德那个就是一EVA= =+),大家商量到底是继续还是换地方。这时大叔带着一片儿警过来,片儿警同志并没有(估计他也根本不懂)计较什么铁不铁十字的,而是欢乐的把我们两只塑料玩具枪没收了。之后大叔也走了,我们只好郁闷的换去流花湖公园,可惜那里在翻新,还是拍不到,于是只好散了。

这件事大家一路上都在讨论,得出的结论是虽然在个人感情上对于半路跳出一愤青大叔搞得我们拍不成照片很气愤,但是在阶级感情上,对于在广州这个政治色彩淡薄的地方竟然能有如此心怀祖国的大叔,还是非常欢欣鼓舞的。同时这件事经也让我有很多反思:我们作为COSER,作为A/P/H/的COSER,应该有个度。三观的问题我在此不讨论,因为我之前就说过,三观不正者你连看你也不要看,我在反思的是,我们虽然说我们自己三观正确,说我们之所以要拍路德是剧情需要,其实我们自己也是站在反法X斯的立场上的,但是这只是我们自己想而已。传播的感受不在于你想表达什么而在于受众感受到什么。所以我深刻的认为,我们穿上那个衣服,戴上那些饰品,这没有问题,在漫展现场也没有问题,但在沙面这个公共场合(而且还曾经是领事馆区),就已经有点过了。
我们对于法X斯主义当然是反对的,是深恶痛绝的,但是大家都不可否认的是我们对于像他们的军装、军事战略等东西着迷,虽然我们自己一再强调我们只是喜欢艺术文化或纯军事部分,但这些其实跟当时整个社会是无法分割开来的。对于这个,虽然我自己也在说干嘛那么纠结那么蛋疼,但我一直在反思我是不是真的就被洗脑了,虽然时间的确可以冲淡一切,在现在有些东西的确也不能太较真毕竟整个世界都在融合的更紧密,但我真不认为有些原则可以改变。
以后,这作品我们还是会出,那几个坏淫国家依旧还是会出现,但是我们不会让路德这个辨识度很高的角色去公共场合私影了。虽然我们私底下还是很郁闷的觉得大叔你管的太多了,但我坚定的认为,有些底线不能越过。大叔只是让我的个人感情很不爽,毕竟在干的事情被搅黄了,可是在大局和大义(请注意,我这两个词不是在反讽,我很认知)的角度,我绝对接受批评。在这里这么严肃认真的说这个问题,也是想让其他的COSER,尤其是某些争议敏感作品的COER,一定要慎之又慎,不要挑战公众感情底线。也许你会说,一个大叔怎么能代表公众,我想说这个大叔是公众中站出来的一个,我其实觉得他非常萌,他态度有点粗暴,但我不认为他做错了;也许你会说菊家的话这么激动还理解,路德家怕啥,那么我要说这没什么不同,不能因为以前自家被菊家欺负现在就嗷嗷叫,看着犹太民族被灭就说没所谓,不带这么站着说话不腰疼的。
去年招新的时候,一学弟的话剧社刚好演个跟抗战有关的话剧,他演里面的一日本鬼子。整出话剧当然说的是我们英勇的中国人民怎么战胜日本侵略者,日本鬼子的形象就是被打倒的。但是此学弟演出完毕后直接就穿着那军服过来看我们漫协招新,大家都很气愤。这跟今天的事情是一样的,路德的形象至少在我们这次的剧情里面,也是被打倒的一方,没有给他歌功颂德,但你就一个德国鬼子站在公共场合,说你不是亲德,谁信啊?
这事儿我说这么严肃,但我不想上纲上线了,就一句话,COSER们私影的时候,还是要注意场合,注意影响。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No title

哦哦,真感动,这年头居然还有这样的大叔……
其实APH我一直是很克制的萌(其实也没办法全身心的投入去萌,无法克制本能的有抗拒心态)
对于本田菊和路德一向不抱好感,虽然周围的人经常说对APH,你认真的就输了,其实自己也是这样觉得。
可是实际上根本不可能分得那么清,萌是萌,现实是现实。其实在你萌上的时候,已经潜移默化的开始接受这个人物所代表的国家和历史。我想很多人都不是完全接受,但是不得不说肯定有影响。
扯远了……正如烈士陵园这种地方不应该出现日式装束的cos,我想一些在那些有着历史伤疤的地方,都不希望看到老一辈用命保下来的地方看到一群朝气蓬勃的脸孔穿着曾经沾满祖国鲜血的年轻人在那里欢乐的嬉笑……(好吧,我不小心严肃过度了我错了OTZ

No title

啊啊啊~~~~~我也只是很不爽他的态度,他完全凭感觉就去XXXX~哎~不过,的确,关键不是你想表达什么,而是人家看你的时候觉得是什么啊!
不过换个角度~说明我出得还挺德国的啊~

No title

按爪……我好后悔没勾搭那大叔……但是我,我真的只想纠正……那是国防军啊不要是个德国军装就纳 粹好吧[大叔竟然说出了铁十字和党卫队我好开心TvT!

No title

怪不得昨天在沙面没有“偶遇”到你们,原来出现了这么个插曲Orz
果然APH还是很敏感的东西呀。。。

(小小声:我可不可以说这个大叔很萌。。。捂脸。。

No title

呜~
俺觉得阿窨也好萌.....TAT...(喂...
这就是为毛俺不看APH啊.....俺觉得俺看下去分精分的....orz
自我介绍

神威窨

Author:神威窨
属性:很淡定,偶尔狂乱。
心怀祖国,热衷口胡各种相声、小品、以及冯叔叔相关。
最后的挣扎,挣扎!

热爱:
GAME>>>怪物猎人/DJMAX/寂静岭/SIMS/无双系列
A&C>>>攻壳机动队/HELLSING/恐怖宠物店/EVA/黑礁/五星物语
CP>>>XS(家教)/28(网舞限定)/热爱ACG的衍生CP/无雷CP

近期热爱:花滑 普鲁申科(西皮是果脯和熊猫)
LOGO>>>
logo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类别
印记
FEVER
Our Plushy
LOGO联入
流年—神隐AYUMI 散兵游勇—真田晞 殘餘灰燼—ASH.M 離經叛道—痕骨 聖銀土星水手の歌—肉凇 千の夜を越えて—ALU MAFIA—LALA&KOYA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搜寻栏
Tosca Fantasy -BY:Edvin Marton